草莓

*讲和了同居了

今天天气挺好。真挺好,不晴不雨不刮风,就是云挺多。敦觉得很舒服,因为这样他抬头冲着天发呆就不会太难受。可难得芥川居然回了次家,让敦半是恼火半是喜悦取消了出门逛逛的计划。这天下午敦关了空调开了风扇,捧着装草莓的保鲜盒坐在沙发这头,那头靠着芥川,睡姿有点扭曲但表情还算安稳,随着时间推移稍微要往下滑。敦思考了一番,觉得就这么看着芥川下地不好,伸手去扶吵醒了他也不好。刚刚给他盖毯子就瞧见他眉头一皱,敦担心的罗生门日常刺穿倒是没发生,一放开毯子芥川就变回了那个没起伏的表情。他们干的都不算正经工作,特别芥川更是工时昼夜颠倒,大多时候是不分昼夜,反正都得工作。他还在继续纠结,没发现芥川早就牢牢卡在沙发里头不动了。后来敦转过头去也发现了,可纠结没停止,不过换了一种。

芥川回得不声不响,敦昨晚熬夜写报告今天睡到中午,打开房门边摘睡帽边打哈欠往厕所走的时候发现了他,没回房没换衣服,应该是太累了最后的意志力只能支撑他到沙发。敦意识到芥川其实是个人,罗生门虽然又叫黑兽但也不是什么动物是个异能,归根结底不能直接等同于芥川。毕竟罗生门能够做到一言不合断他腿戳他肚子,芥川自己来可达不到这个效果。摇摇头把摘下的睡帽搭在椅背上,进厕所刷牙洗脸出厕所奔着厨房做饭,半路上停住脚步敦一想我这做好了饭吃得开心芥川却没这个份,作为搭档来讲是不是不太厚道。最后敦决定中午随便吃点,等芥川醒了再问他晚饭在家吃不。他翻出冰箱角落里那盒草莓,扒开盒盖随手放在餐桌上,坐芥川旁边开始吃草莓。

盒子快见底了,草莓汁糊了敦整个下巴,他也懒得擦,反正都还没吃完,现在纯粹浪费纸。电风扇先吹过他再吹向芥川,风是最大档,把他的头发吹得乱飞,他就在啃咬果肉间吃进几根头发再吐出来,这动作重复多了敦连自己鬓角上的果味都能闻到。他正打算解决最后几个,突然记起这是昨天才买的,芥川还没吃呢。犹豫了下还是放开了捏起的草莓,小步跑回厨房盒子盖好放进冰箱,敦松了口气,刚才莫名其妙产生的心虚感好像也被关进了冰箱。他又去洗手洗脸,用毛巾擦干脸上残留的的果汁和水,等要挂回去才发现拿的是芥川的。

这下心虚感全又从冰箱门缝里钻出来了,冷藏过后更是成为了进阶形态——负罪感!敦迅速拧开水龙头把芥川的毛巾扔底下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洗了好几遍,拉开洗手台抽屉拿出电吹风举着插头就往插座里戳,因为手抖不停插歪。敦深吸一口气,终于停住了颤抖的手,成功插上了电吹风,不过他没按开开关,因为他看到芥川站在门口盯着他。

时间差不多快到傍晚,不过他们这屋采光比较好,一开始芥川说想搞暗点敦不同意,说你本来就一身黑屋里头还这么暗找你都费劲。敦是没开厕所灯的,就靠着客厅些许阳光照亮,现在芥川把唯一的光源挡了,敦自己看不清他就猜芥川也看不清。他悄悄把毛巾往背后挪,却看见芥川的眼珠跟着他的手臂转,背后罗生门慢悠悠往前,一看就是冲自己手臂来的。敦知道这下子是逃不掉了,一脸英勇就义认真说,

芥川,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吃草莓配小豆汤如何?

评论(5)
热度(35)